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天呐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前世模拟器

498【小王呀,哥看上你啦!】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王兆整整奸计得逞地笑了七十二次,心中更是嘲笑贺曌七十二次,情绪亦是兴奋七十二次。反正嘴角都笑的有些僵硬,愣是足足做了七十二次白日梦,又让人忽悠七十二次,白女票七十二次。
总之,活脱脱像一个白给黑心资本家打工的工具人,还是一分钱不给的那种。
“轰——”
最后一次,他整个人目瞪口呆。
因为明明不可能的事,硬生生于眼皮子底下,成喽。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呀。”
任凭他绞尽脑汁,愣是想不通陌生入侵者,凭啥成功。
“大到每个派系,小到派系分支,开坛做法的仪式俱是有所不同。不一样的仪式,已经充满危机,再加上危险的大乘佛之颅,结果应该是死亡,为什么会发生预料之外的事情?”
王老板目光呆滞,看着头盖佛母咒轮起身的人,以及突兀消失不见的灰色干枯头颅,嘴里面喃喃自语道。
“噗通!”
他一屁股瘫坐冰凉的地板上,面色肉眼可见的陷入颓废。
十几年努力,今日烟消云散,安静的地下三层密室,仿佛是无声地嘲笑。
“凭什么?”
“凭什么!”
他勐地站起身,双眼充血且表情凶恶,一步上前扯下红底金字的佛母咒轮,然后双手抱住入侵者的肩膀,直接把人给扭过来,二人对视。
下一瞬,一对金色的眸子,充斥整个视线。
那一刻,他好似看见了......神!
“噗通!”
一股莫大威压,当场令其双膝一软,跪倒地板上。
虽然狠人曌只是触碰到人体极限的人,但由于自身容纳大乘佛之颅的关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算是一种另类的......七分之一神?
旁人,容纳的镇压物无非是诡,只是能力有所不同,发展潜力或高或低。从本质上来讲,它们全部处于同一水平线。
而某着名狠人,容纳的则是神,胆敢称呼自己为大乘的神。
二者,本质上不同,更不是一个层面。
区区一个上师,谁给他的胆子敢直视神灵?
哪怕对方只是七分之一的神,是残缺的、是不完整的。
“哎呀呀,真是惭愧。王老板,何故行此大礼?”
“......”
你踏马的,欺人太甚!
“似乎对我成功容纳大乘佛,老王你貌似很不高兴,恨不得杀死我?”
王兆把头颅埋低,心里暗恨明知故问。
“大乘佛之颅,果然是好东西。我感觉自己,变得跟以前不一样。”
那是一种生命等级上的跃迁,体内生命力、肉身全方位身体素质、对于身怀各大庙宇大手印的理解,乃至精神意志上,尽皆暴涨十倍不止。
就这,仅仅是干枯大乘佛之颅带来的小小影响,若是新鲜的大乘佛脑袋,指不定能提高多少呢。
容纳后,贺曌亦是明白,为何开坛做法大乘佛的头颅会进行凶狠的攻击。
因姓王的二十几次实验,撬动大乘佛的一丝丝残留的意识。
当然,并不是恢复意识。
只是本能的回应,任何想占有她的动作,会进行反击。
想要彻底恢复意识,起码得集齐七个肢体,颇有种拿到七颗龙珠许愿的意思。
若是没有不知名佛陀,及佛学展览馆得到的六字大明咒,即使拥有回档大法,他想要成功容纳,必不可能。
“你看,计划破产,接下来该咋办?”
“......”
王兆稍微冷静下来,闻言欲哭无泪。
咋办?
还能咋办,破罐子破摔呗。
“我现在就去干活!”
话音落下,昂首挺胸的走出地下三层密室,来到地下二层的简易练功场,之后双手抱着阵图开始改良优化。,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一副任劳任怨的老牛模样。
“唉,识时务者为俊杰呀。”
“存档。”
话音落下,第一个存档点星光破碎,重新组合成新的光点。
当他在密室内部感慨+存档的时候,王老板亦是拍拍胸脯,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
没别的,大乘佛之颅的作用是摄诡。
若是不展现出价值,刚刚怕是走不出密室,找替身估摸着会成为第一位容纳大乘佛之颅的陌生入侵者,第一个开锋的战利品。
如今,老王动力十足。
可不能让对方觉得自己没用,成为可有可无的那个人。
此时此刻,心中唯有一个目标。
活下来。
古人尚且有卧薪尝胆,他未必没有机会东山再起。
于是,更加卖力的研究阵图。
“玛德,熬夜加班也得研究出一点成果。”
万万没想到,一位上师愣是被逼到这个份上,传出去怕是会成为修炼界之耻,各大寺庙口中的笑柄。
“小王啊,你先忙。我呢,上去休息休息。”
狠人曌从密室中走出,路过王兆的时候伸手拍拍对方的肩膀,以示鼓励。
“保证完成任务!”
言罢,面上露出欣喜表情。
待到电梯门关上,他的脸色顿时垮下来。
“造孽啊!”
一边拍着大腿,一边流着委屈的眼泪,一边还得仔细研究阵图。
心中纵使有千言万语,最终汇聚成一个词汇。
曹尼玛的!
一天时间,转瞬即逝。
待在四楼巨大客厅中的狠人曌,自己做了一顿早餐,舒舒服服吃完,慢悠悠的乘坐电梯,抵达地下二层。
“小王啊,研究的咋样?”
“您来啦。”
王兆抬起头,双手捧着阵图递来,吓了他一跳。
这家伙顶着漆黑的眼圈,一副冒充熊猫的样子。
另外,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嘶哑,可见真是点灯熬油一宿,消耗的有点大。
他伸手接过阵图,发现对比原始阵图,有着堪称巨大的进步。
根据上面的涂涂抹抹来看,以及一些文字的详细解释,把一百多条人命,全部换成鲜血。当然,不是普通人的血,而是修行者的血,实力越高强的人,能够从异度空间中召唤出来的玩意儿越凶残。
“不错,不错。”
人呢,不逼一把自己都不晓得寄几的极限究竟在哪儿。
“休息一下吧,毕竟我又不是什么恶魔。”
言罢,他转身的同时,口中默念【回档】二字。
世界勐地陷入停止,周围景色飞速倒退。
白天重新转变为黑夜,又从黑夜变成白日,时间点重新返回地下三层密室。
地下二层,王兆正勤勤恳恳的努力修改阵图。
贺曌从密室中离开,走上前伸手夺过其手中的笔,在阵图上写写画画。
“照着继续改。”
言罢,转身一走了之。
王老板冲着他的背影翻起白眼,你一个需要我帮忙的入侵者,有啥可豪横的。
走一次狗屎运,成功容纳大乘佛之颅,自信心爆炸是不是?
结果,等他双眼扫过阵图后,瞬间呆滞。
“卧槽!”
跟他的想法不谋而合,但不得不承认人家的速度比他快。
“咕冬——”
咽了一口唾沫,他心中惶恐不安。
尼玛,我不会要死吧?
“不行,我要努力,我要卧薪尝胆。”
之后么,更加努力,绞尽脑汁地在某人无耻的白女票下,继续改良优化,争取第二天一大早,上交更棒的成果。
第二天,一大早。
某扒皮睡得神清气爽,再次来到地下二层。
此次,王兆的黑眼圈比上一次回档要深得多,要不是有眼白,他还以为对方熬夜愣是把眼珠子给熬没了呢。
“小王呀,我都不急,你着急啥?”
“呵呵。”
我信你个鬼!
如果不表现出该有的价值,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忌日。
“您请看。”
姓贺的接过图纸,成果比上一次更好。一百多个阵眼,足足减少十分之一,并且保证异度空间法阵,召唤出的东西,质量不减。
别觉得十分之一少,此等阵法每减少一个阵眼,都是巨大的提升进步。
啧啧,王老板当个反派,属实是委屈。
明明有更好的发展,例如做个正派中的研究人员,待遇啥的肯定比现如今当一只阴沟里的老鼠强千百倍有余。
“加油!”
仔细研读,记在心中,他露出一个鼓励表情。
“呵呵。”
再不休息的话,我怕是要暴毙升天。
“回档。”
世界暂停,飞速倒退。
时间点,又?叒一次重新返回,成功容纳大乘佛的地下三层密室。
他从密室中走出来,看着正兢兢业业改良优化异度空间法阵的王兆,笑了。走到其身边,又把笔夺走,于老王一脸懵逼的眼神儿中,写写画画。
不一会儿,连图带着笔,丢到对方怀里。
“改吧。”
言罢,转身离开,乘坐电梯前往四楼。
“???”
王老板低下头,双眼大致一扫。
片刻,唯有四个字能表述当前心情——心惊胆颤。
陌生入侵者对阵图改良的能力,貌似不在我之下,不不不...不对,应该说是远远超出。
“把人命换成修行者血液,把一百多个阵眼减少十分之一。”
“不好,我要玩完。”
当老板不需要你的时候,结果除了开除外还能是啥,总不可能是安安心心颐养天年吧?
“今晚我不睡,点灯熬油奋战。”
他,必须要认真一百倍,绞尽脑汁的榨干大脑,拿出比现在要好的阵图。
于是,悲催的老王,又开始一分钱不要的加班加点。
两个人,在回档中反复拉扯。
贺曌不得不承认,王兆阵图方面的天赋上限,比想象中要高的高的高的多。自己一次次白女票,依靠着回档忽悠,逼迫其铆足劲儿干活,对方硬是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上限。
令异度空间召唤法阵,以一种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飞快推进。
伴随着他的无尽压榨,王老板的眼圈一次比一次回档前黑。
十次、二十次、三十次。
一百次、两百次、三百次。
五百次、一千次、五千次。
事实上,当一百次后,老王的改良速度逐渐慢下来。一千次之后,每次回档仅比上一次强出一点点。
对此,狠人曌并未苛责。
进步小,但依旧处于进步状态。
每次他认为对方已经进入极限,一天的时间可能无法产出任何成果,决定把回档时间压一压,不能继续一天一次的高频率。怎么着得给人多一点时间,推移到两天、三天,甚至是一个星期、一个月回档一次。
可是,叫人惊喜的是,老王仿佛没有所谓的上限。
好家伙,不吃饭主动加班,以每天一次的频率回档,还能生生改良。
别人是吃草挤丨奶,人家是连空气都不需要,且愣是比其它的牛挤出的奶要多得多得多。
有那么一瞬,狠人曌特想给王兆办法一个优秀员工的奖状。
“有如此大聪明辅助我,何愁报复大计不成。”
他拿着最新成果,满脸感慨道。
“辛苦你啦。”
“不不不...不辛...不辛苦。”
老王累呀,累的连话都说的磕磕巴巴,甚至一度不想喘气。
“回档。”
待到贺扒皮记下阵图全部信息,转身无情的开口吐出两个字。
世界暂停,飞速倒退。
地下三层密室,从大开的房门隐约间可以见到地下二层,努力奋斗的“老牛”背影。
他缓步从中走出,来到不需要呼吸却能挤丨奶丨的王兆身边。
第五千零一次夺过笔,拿着阵图写写画画。
好半天,终于停下笔,丢给一脸懵逼的王老板。
“看看。”
对方闻言低头,双眼扫了两下阵图,心里面琢磨着要是有些地方不对,得好好帮忙遮一下。
结果,通篇读下来,满头大汗。
豆大的汗珠,连成一条水线往下砸落。
“这......不可能......不可能呀!”
“没道理。”
“凭啥?”
神智错乱般的喃喃自语,好半天缓过来,抬头看着陌生入侵者。
“优化吧。”
“?!”
一句话,王兆差点没昏厥。
臣臣臣......臣妾做不到啊!
“我我我...我做不到。”
基本上,他个人认为,自己能做到现如今阵图的十分之一,已经是极限中的极限。再想更上一层楼,没有信心。
玩人!
纯纯玩人。
你自己明明那么厉害,居然还让我修改阵图。
he~~~tui!!
竖子,彼其娘之。
“唉,看样子你是到极限啦。”
“是呀,我极限也无法做到。”
王老板完全没意识到,他说的跟某扒皮说的话,完全不是一个意思。
“既然这样的话,你对我完全没有了价值呀。”
“是呀,我没价值啊。”
姓王的自言自语,飞速进行着头脑风暴,期望找出些优点。
“小王呀,别想啦。哥,看上你了。”
“卧槽?”
你几个意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