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天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医路坦途

第七十三章 金毛的手段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有时候,人的这个脾气,真的没办法说。
很多时候,书上说什么君子如玉啊,什么文质彬彬了,往往在单位里,这种人绝对有一个好口碑,但很多事情这玩意不是说谁人好就能被偏爱,反而是一些混不吝吃香的喝辣的,就连红杏一般都是嘴上夸奖,却也不会给这种人抛媚眼。
早几百年的事情,张凡不了解,这几年好像很多单位的混不吝都过的挺滋润的。
比如夸克的石磊,巴图在的时候,是巴图的哈巴狗,让咬谁,他第一个扑上去,听话的要死,因为他知道自己干不过巴图。可当从外院调来新院长老邹后,他私底下各种的下黑手,一顿组合拳,打的老邹差点脑溢血,直接撂挑子不干了,然后他现在是夸克县医院的院长了。
所以,有时候人的个性和脾气不能太软,欧阳当初觉得张凡就有点太软。她当然和张凡不一样了。张凡生长的年代,刚好是造蛋蛋不如卖茶叶蛋的年代后期,他相对来说更看重利益一点,没利益纠纷的,他和谁都能聊一聊。比如八零后早些年的口头禅就是:和你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可欧阳不一样,她当年生长的年代,刚好是华国还处在要裤子没裤子,要鞋子没鞋子,可又有两把子力气的年代,可以说是正儿八经穷横穷横的年代。和球长还有球长的一群小弟干完,又和老二掰手腕,特别是在边疆,当年欧阳就是听着或者见过甚至亲自参与和老毛子干架的年代成长起来的。
当时的华国虽然看着弱,但尼玛是真的敢干。谁都知道,当时的老二可不是现在已经变成狗熊的老二能比的,当年大兵压境,哪个威势,说实话,一般一点的领导都能给你吓尿了!
至于其他周边小国,比如越北,当年人家对华国的称谓不是什么同志朋友的,而是北方帝国。
这个绝对不是张凡胡扯的,吃螺蛳粉那边的朋友估计知道这个说法。一个国家会不会影响一个人的性格和脾气,绝对会,比如欧阳就是。
本来就是无理都要闹三分的性子,现在又有点理由了,直接把理由的一条缝扯的如同口袋一样的宽广。
她这种人,骨子里原本就骄傲,而且又是医生出身,对于这些拿着条子低三下四的二道贩子天然的就有一种瞧不起的意思。这不是职业歧视,而是赤裸裸的事实。就和老居一样,虽然不反对手下人接触药贩子,但老居从来不会拿那点药品回扣,不是他不缺钱,而是他高傲的头颅不会因为两破钱低下来。
……
尼玛,这么重要的会议上,老娘为了这个会议,专门去理发店里坐在板凳上,如同进了监狱一样,一动不动的六七个小时烫了这么庄严的一个发型,你个二道贩子竟然敢藐视嘲笑老娘。
欧阳直接爆炸了,骂人还不解气,直接要让警卫进来说胖子妨碍公务,看着提枪的警卫,胖子虽然没说吓的要死,但明显也有点心虚了,可脸上还是保持着澹定。
“必须查,他这个公司怎么招标进入医疗系统的,这么嚣张跋扈、大言不惭,绝对有问题,必须查,茶素卫生系统现在已经烂成这样了吗?张凡是怎么当卫生老大的,他是眼瞎了还是耳聋了,这样的人都能让他进入系统里来害人?这还是当的队伍吗?”
胖子其实不太怕欧阳的,就算欧阳身后站着一个排提着冲锋枪的士兵,他也不害怕,但现在看到这个娘们开始这样胡扯,说实话他真的害怕了。
要是有后悔药,他能一边吃着后悔药一边给自己两耳光,让你嘴欠。
“院长,领导,首长,我不参与了行不行,我不参与了行不行,我给您鞠躬,我给您下跪都行,您就放过我吧,您就当我是个屁一样,放过我吧!”
这个时候的胖子知道害怕了。
这尼玛,这老太太真的太虎了,骂边疆卫生老大如同骂儿子一样,这要是不阻止,让她继续这么扯下去,本来屁大的事情,最后能把天都捅破了。
他是真的害怕了。
其他的二道贩子一看这个架势,尼玛还联合呢,这是组成团了送到人家家门口被一锅烩啊。
有鸡贼的,已经慢慢朝门口移动了。
毕竟大家屁股都不干净,这种事情能跑还是早点跑吧,不能给自己身后的人招灾惹祸啊。
本来乌央乌央的如同秃鹫一样想占便宜的二道贩子团队,让欧阳一个人就给干灭团了。
老陈看着火候差不多了,一边指责胖子一边给小陈说:“他是什么公司的,太没有一点规章制度了一看就是个皮包公司,以后拉他进入茶素医院的黑名单。”
人家都能代理中庸医院的器械的大公司,让老陈说成了皮包公司,可胖子还感激的要死,他现在真的想变成一个屁,让欧阳放了自己,这要是闹下去,别说做生意了,命估计都悬了。
老陈一边说,然后一边拉着欧阳让老太太消气,又小声的说:“院长,今天他们不是主要的目标,惊走了就行,别真上火,现在咱真没工夫。”
欧阳立着三角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今天要是没大事,估计老太太还真的要拿下这个胖子。
三个谈判的会议室里,张凡这边谈崩了,金毛吓唬张凡,要动张凡的蛋糕,这和要张凡命没啥区别。张凡一下拽着金毛的尾巴,要砸破锅底。
按照茶素医院现在研发水平,说实话这个还真不是说大话。
二道贩子这边已经集体如同炸了营一样,别说什么讨价还价了,尼玛跑慢一点都感觉不安全。
而任丽这边,直接感觉像是在开新药研讨会。双方人员针对药品的药效、分子组合、药物不良反应,争论的热火朝天的,反而对价格这边,倒是不着急。
张凡这边走人,金毛的人也骂骂咧咧的走了,尼玛只有老子吓唬人,现在竟然有人吓唬老子了,必须得给这个黑脸张一点颜色看看。
金毛这边,和茶素合作的团队加油的游说着各路大神,但效果也不是很明显,毕竟张凡扔出了也可以说是蛋蛋了。
全球销售收益前三的药物,要被别人彷制,这个绝对不是小事。
军火、制药,现在可以说是金毛收割全球的两个大杀器。
“华国茶素医院的院长说彷制药物,他们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金毛白房子的一间办公室里,凯瑟琳部长召开了一次电话视频会议。
欧美女人,特别是靠近北欧这一片的女人,最最漂亮的年纪大约是十来岁到二十岁出头,这个年纪的时候,真是白净的如同华国的白瓷漆,没有一点点的瑕疵,不像是其他欧洲的女人,一脸的雀斑,像是油炸锅里的虎皮丸子一样。
再加上一双蓝眼睛,高挑的身材,绝对没话说。
可但凡上了年级,特别是在四五十岁的时候,尼玛这就变的有点粗糙的如同一个汉子,特别是从政的女人,权利带来的雄性激素旺盛分泌,要是剪短了头发穿点中性的衣服,真还以为是白人大爷呢。
凯瑟琳据说祖上是爱尔兰还是哪的,反正有点靠近北欧。
她现在是金毛的卫生部长,当谈判队伍第一时间把消息传回来后,女人没有拖延第一时间召开会议,参会的人员里,甚至都有特种骨科医院的院长斯坦教授。
各大药企,特别是辉瑞的负责人,这个时候激动的都要原地爆炸了,这叫什么事情啊,尼玛平白无辜的老子被威胁,“一定要制裁,一定要打击,我们的纳税人每年上缴了那么多的刀了,派我们的航空母舰过去!”
当然了,叫嚣归叫嚣,凯瑟琳也没当一回事。
现在要弄清楚的是,茶素到底有没有这个彷制能力。
如果茶素吹牛逼说大话,他们也会让发言人站出来抗议抗议,然后直接让法院判定茶素医院的专利无效,不让他在金毛上市,然后再让自己的制药企业开始彷制。
毕竟乙肝和直肠癌药物,绝对能在未来十几年内成为两款世界销量和收益进入前三的药物。
但如果说华国茶素医院真有这个能力,他们也得掂量掂量了。
斯坦作为和茶素医院合作的伙伴,本来是不太愿意参与进来的。毕竟他能靠着张凡赚钱,而且他又不是制药企业,可政府的命令他也不得不遵从。
别一天就光听金毛怎么自由怎么公平了,都尼玛是扯的,爱泼斯坦怎么样,有不老少的钱吧,照样说上吊就上吊。
“嗯,以我个人对茶素医院的了解,如果他们真的开始彷制,是有这个能力的。他们的药企有丸子国参与,很多禁止销售设备,茶素医院都是通过捐赠还有拆解等手段获取的。
特别是茶素医院的实验研发能力,他们已经从摸索阶段达到熟练阶段了。对于我们国家的一些药物毕竟已经上市有一些时间了,各国的研究可以说其实早就达到一定的熟悉程度了,如果针对性的突破,或许需要的时间也用不了太久。一年或者一个月,这点时间,其实区别不大!”
斯坦教授脸上没什么表情的把自己知道的事实说了出来。
凯瑟琳部长皱着眉头,转头问辉瑞的负责人:“我们针对性的突破对方的药物需要多久?”
“呃!还是派航母吧!”
金毛这边对于华国的研发能力也纳闷的不行,你说他不行吧,可他如同癞皮狗一样,一直黏在顶级研发的身后不远处徘回。可说他行吧,制药本来华国就不行。
可现在,不声不响的弄出两个大杀器,这你找谁说理去。
“他们的药物主要研发人员的名单有吗?”凯瑟琳一听就明白,估计短时间内是无法针对性突破了,然后又变换了一个思路。
“他们的主要负责人是赵燕芳博士,此人是华国器官移植主要创始人夏教授的学生,早先在华国医疗行业内,并不突出甚至博士毕业后,没有一家大型医院愿意接纳她。被张凡邀请至茶素后,这才崭露头角,参与并负责了几乎茶素所有的实验。从止吐药到目前的直肠肿瘤,几乎都是她主要负责。
在乙肝方面,除了她以外,主要的负责人还有卢院士,此人是华国院士,普外祖系第二代,茶素医院院长的老师。还有因为此次实验而新获取院士身份的赵京津博士。其他人不是茶素医院的师哥,就是师叔。
直肠肿瘤的研发方面,主要负责人是赵燕芳博士,其中有一部分丸子国的教授,而且还有一部分中庸、数字医院的参与。”
一位看起来很年轻的白人小伙,第一时间就把茶素的具体情况给说了出来。对于信息的收集,不光是商业还是科研,其实有很多很多的鼹鼠在这个世界游荡,防不胜防的。
“我觉得可以深度接触一下,毕竟我们这里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科技和实力。”
部长很轻松的说一句,然后又轻松的说了一句:“还可以请外交方面适当的给华国一些压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